雀川

·不想就这样放弃,不然多可惜。
·No summer, no winter, always spring and autumn.
·写奇怪的东西,画奇怪的画

囤梗一号胶囊

#胶囊服用请表明出处√


同卵双胞胎,倾向男孩子,

一个人是明星,一个人是经纪人

一个去上学的同时另一个在创作

拿到毕业证的名字是经纪人

略带超现实魔幻主义的世界观

刻刀

一九年四月十三,阴

开始着手准备某个人的生日礼物,我说过我到时候要给。

其实我不是很懂生日送礼物这件事。

譬如我是并不太清楚,我到底要不要在送礼物之前跟对方说一声的。虽然提前知会大概减少了礼物所带来的惊喜,但是不得不说,这是很保险的做法。可以了解到对方对自己要送礼物持什么样的态度,即便对方大概也不会说真话。

但这恐怕是《调音师》观后感作祟。

治疗

我在尝试把我刚刚做经颅磁时脑子里想的东西记下来。

经颅磁大概是我身体反应最强烈的一项,结束治疗后直接脚软,除了近乎直线的心情,大概就剩下还未睡醒的迷蒙。

同样是直流电,同样是邻座,同样是女的,今天依旧有人在唱歌。上次的我听不懂,除了吵我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但譬如这次,听得懂的话,万一好巧不巧,墨菲定律,那就会不由自主对旋律,于是我内心狂嚎,跑调跑调跑调!

经颅磁的医生没有问我有没有陪护,或者让我小心回病房,但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脚软着,超导的医生倒是嘱咐过,但好似强度并不算大,不提治疗后可能出现脚软我大概不会去注意变化细微的腿。

上次头回做完直流电之后,做慢脑的时候耳后的敏感度似乎提高了,眼见着手上的数...

痊愈

我想起一个笑话。

精神病院跑了几个病人,结果抓回去几个路人,路人都大喊大叫我没病,我是正常的,只有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你猜怎么着,只有安安静静的那个几天后因为配合治疗被评估为好转而出院。

神经症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和正常几乎就只剩一层薄膜。

譬如抑郁,你说不清那些伤春悲秋的文青和抑郁症患者差了什么,明明都是哀叹,你也说不清性情冷淡和抑郁自闭差别多大。

你只要说,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开心,一套量表下来,你大概会是抑郁或者焦虑,但你要是不主动去找医生,或许你只是个伤感boy。

似乎是否危及生命是很重要的评判标准,譬如割腕譬如吞服安眠药,但你完全不能否认有些人并不是因为抑郁或者焦虑而选择自我了断,他或许只是一种偏...

自控

我住到病房的时候就注意到,我能控制大部分的自己,所以我不需要陪护,我可以保证正常交流和配合治疗。

当天晚上我就注意到,我所在的病区有个人比较像人们印象中的精神病人。不知道是吹口琴还是弹钢琴,恍若无人地存在了很久,一段时间后又变成了唱歌。不知道他在唱什么,但是很大声。

而我确定那个人是谁,应该是在有次做慢脑的时候。

那天从病房出来去治疗室,刚刚坐下,发现左边的男生恍若多动儿,甚至去动仪器或者扯掉贴片。

他似乎无法自控地要说话要动手,有一次他虽然没有动仪器,但是突然一下一下地大声读书,大声叫着说,一直读书的人叫书呆子,那你们这些玩手机的人就是手机呆子,太蠢了。

别人无法左右他,陪护无法控制他。

大概是同一天,...

有关神经症的一些叨叨

我觉得很不可置信,在听说抑郁症的时候,人们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开心点不就没事了。

抑郁的对立面不是开心或者快乐,而是没有障碍。

这很像跨栏,从左到右,抑郁症不是另一边的跑道,而是那一架栏,跨不过去的人,叫障碍,患了抑郁。

所有人都会不开心,这不是开不开心的问题,而是能否放下的问题。此刻我不开心,甚至借酒消愁,但短时间内我能调整自己,那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但如果我一旦开始不开心,如果没有强烈的刺激帮助我没办法调整自己,那我就是障碍。

抑郁症是少了多巴胺,但这不代表我们需要往死里灌多巴胺。

我不知道其他人如何,我只知道,如果你对我说,你有什么好压力的,开心点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那我会想笑。如果我可控地开心了...

Day2
今天的小可爱是一早就扮好的,结果一直到下午才画,果然好懒
小裙子果然比较可爱呀
明天或许还会画小裙子

所幸我还能画画
所幸我还会画画
所剩不多的娱乐活动
打扮一个小可爱
然后画下来

花夸克虽然沉迷化学,但事实上并不属于斯文冷静沉重的技术人员,花夸克的实验,靠的是想象力和勇气!
所以事实上花夸克是个吊儿郎当的糙汉子,说话还满嘴脏话。
花了了一直想看看自己爸爸长什么样子,不过可能性非常非常小,大概需要到花夸克这个人放弃血统的召唤再也不喜欢化学。
这个概率非常非常小。
虽然花爷爷已经放弃了夸克离开了颜料世界,但是花了了并不想在哪天得到去外世界的机会都时候去找爷爷。
花了了只是想知道爸爸长什么样子,也不是非知道不可,她不想爸爸就像换血一样忘了一切。
当然,每次花三岁偷东西吃的时候,花了了还是气的想一脚把他踹到外世界,虽然她根本不知道他的确切方位。

花了了来自蓝颜料小镇,花了了姓花不姓蓝,因为她爸爸不姓蓝。
花了了的妈妈是墨兰色的,但花了了是淡蓝色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爸爸白得近乎透明。
为了能随时找到爸爸,花了了家里总是尽可能买彩色的东西,但是显然在蓝颜料小镇里其他颜色属于舶来品,价格不够友好。
深思熟虑最后家里充满了玻璃。
但是当然,玻璃太容易碎了,碰到碎片容易受伤,所以经常可以在了了一家人身上找到血口子。
哦这里有个问题,为什么蓝颜料小镇里大家的血还是红色的,那是因为外在的颜色表现,是这个世界能力的外现。当然也不是会都有超能力,但是确实不一样,解释不清。
花了了的爸爸有个特别适合他的名字,叫夸克,当然这个名字出于对微观世界极其执着的花爷爷。这一支花家最重要的能力,就是对微观的痴迷,而显然,比起研究化学的夸克和爱好微缩的了了,花爷爷的血统绝对是最纯正的。
至于花了了的妈妈,土生土长的蓝颜料小镇人,是个花匠,照顾起植物来得心应手,这是妈妈一家的能力。
至于花妈妈的名字,这可有点难倒人了,因为好像别人一直称呼她为花匠阿蓝,大概除了早已去世的花外祖俩,没人知道了,毕竟阿蓝从很小的时候就能培育娇贵品种,从那时起,大家就都开始花匠阿蓝花匠阿蓝地叫了。
大概被这么叫习惯了,好像花妈妈自己也不记得自己到底叫什么了。

外套与刻刀·周不予(1)

周不予这个人跑去国外的前不久,刚好她妈死在舞台意外,据说演出前一天周妈去医院看过她,回来还跛着脚。

周妈也算把硬骨头,未婚先孕,生周不予时才十六,产后一边做身材恢复管理一边善后这件不太光彩的事情。周妈把周不予扔给了周奶奶和周爷爷,然后继续准备她的艺考。没人知道周妈是怎么处理那件事的,也没人知道周妈最后怎么考上舞蹈学院的,总之周妈后来就一直在和舞蹈生活。

周奶奶没问过任何关于周不予生父的事情,也不算是开明,只是看着周妈态度坚决,又很利索地收拾了残局,和周爷爷一商量,还是打算沉默一点,免得揭烂了周妈的伤疤。

周妈算是天赋加努力,加上产后抑郁睡得浅且少,大部分时间她都在练舞。周家也算经济宽裕,...

外套与刻刀·楔子

周不予最近一次扒拉扒拉刻刀,都已经是几年前的旧事了,至于周宥卿上次留短发,也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周不予在她的故事里被众人视为弑母的不孝女,周宥卿在她的故事里默默地被世界了结。

周不予会成为周宥卿,周宥卿也可以成为周不予,这是这个世界,最完美的设定。

至于为什么,那大概是因为,她们在她们都世界里,都活得很单一,不论周不予还是周宥卿,她们只被允许曝光一角,不是所有人都是海明威,不是所有人的一角之下会悬浮巨大的冰山。

周不予可以认识周宥卿,也可以完全不了解。为什么?

因为我作为命数的编写者,我拥有绝对的权利。我可以说,周不予认识周宥卿,也可以说,周不予从来不认识周宥卿,她们人生的...

逐臻杂记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晴


从诊室出来的那一刻,我就在想,我接下来要怎么走。

感觉自己在以一种和周遭的人完全不同的精神状态活着,尤其是家人。

我不太确定其他人把用心怎么定义,我也不确定,别人的仪式感是为了什么,至于我自己,仅仅是为了安心罢了。

我喜欢想象这是一个和平友善的世界,车祸疾病抢劫这些我统统没经历过,有次家里被入室盗窃,警察拍了照问了几个问题就走了,再也没下文,所以我自然而然的以为,电视里的警察都不存在。

就像明星在我的意识里是活在电视里的,永远遇不到。

我其实……并不想去治疗,我从未想过了结自己,我不需要像大众认为的那样“开开心心”。

相反的,因为治疗,因为服药,因为明显可见的改善——即便心...

逐臻杂记

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阴有小雨


又是在车上,突然觉得该写点什么。

之前过去的几个月,混乱、偏激、落泪、失意以及迷茫。忘记了自己是个怎样的人,忘记了自己想要去做的事,忘记了自己要去追求什么,通通忘记了。

那或许可以类比在浓雾中行走,一直在走,却连从哪来也无法得知。明白自己要走出去,可完全没有办法脱离。

后来去见了医生,开了药。

从医院出来后每天提醒自己早点睡,每天提醒自己该早点起床吃个早饭然后把药吃了,时时刻刻想着这件事完成我还要去做什么。

只想先变得开心一些。

也想变得安静一些。


下了车,开始骑自行车。

今天晚上有点小雨,带上帽子,在霓虹和车灯里穿梭。好像很久没有这样过了。天刚刚黑下来,下着毛毛雨...

有些欢声笑语总会在第二个平静的早晨快速衰落

不过又是发现了一个故事

今生有很多阻碍

未来还有很多难以触碰的港湾

回头的时候要风轻云淡

不要再伤感

如果时间没有停止

如果伤痛仍在

那就慢慢走

慢慢地

认真地

一步一步

活着

这些痛苦,该怎么熬过去啊

请闭嘴吧

不要再说了

一个人好好地生活吧

沉默再沉默

空白的大脑拯救方案


一、收拾东西的时候不能凭感觉一定要“见到”东西才说“带了”
二、deadline一定要确认到秒!并且不要用日期记!几月几号是没有直观感的!譬如十月二十二号是没有任何威慑作用的,但是明天就比较有刺激感。
三、如果给自己在某处贴了提醒就端正态度不要忽视!譬如每日定时提醒自己检查工作完成情况的闹钟想起时,没有要事就立即检测,有事就延迟闹钟,确保自己完成检查!
四、确保预留出反应时间!

特别想做好的时候反而会受到更大的挫折
因为满怀期待才接受不了失望
如果你也并非硬核

人生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难题呢
为什么总是困难重重呢
为什么总是让人感到绝望呢
不太美好的早晨
听到了两个同学各自的坏消息
错过了deadline
评分没过水平线
陷入绝境的生活
陷入绝境的自己
好像听起来平淡无奇
但是好像突然泄气

或许自我奖励机制会适合那些永远活在阴影里的人
活在不真实的各种情绪因子笼成的阴影
不停地逼迫自己却无法奖励自己
那么对一个灰暗的人来说
逼迫自己又意义何在呢
对一个自我灰暗却对外光亮的人

不要责备自己
哪怕令自己失望
平淡地生活
有力量就前进
没有那便暂时休息

站在人群里
如果举手就能让人发现
嘿你在这里
那么如果幸运没有给你追光
那就勉为其难
悄悄举个手吧
大不了
低头嘛

想过更平庸却更安心的生活
平淡的早起以及平淡的三餐
暖和的棉被以及暖和的夜晚
想完成的事情勇敢地踮脚就能做到
以及明明很平淡的无悲无喜
回忆里却是安静而缓慢流淌的喜悦
那么
做个勇敢的人
想要奔跑的时候
哪怕腿酸也要坚持迈步
那么
做个与生活和睦相处的人
不抱怨生活
等候它的礼物

今日份的橙卷*٩(๑´∀`๑)ง*
其实橙卷是个女孩子(´▽`ʃƪ)
所以特意画了橙卷背后的长发

今日份手绘
既然你是橙色卷发
那你就叫橙卷_(:з)∠)_

再一次枯竭
再一次放弃
该怎么学会努力

虽然我也忘了那天还有什么故事
连稿子也锁进抽屉

你不知道要把话说给说听,你不知道要把故事分享给谁,你不知道除了会收费心理医生还有哪个人会听。每天都突然很丧,强行打气最后过多地消耗自己。没人逼你必须这样——哦或许是有的——你消耗了自己,以为那是一种磨砺后的成长,然而那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未来的东墙会因一根稻草而轰然倒塌。
你是一个消耗型的人,不是一个补给型的人,你这辈子就这么多能量。

1 2 ————
©雀川 | Powered by LOFTER